一楼穷二楼富三楼四楼德州初三男生遭殴坠下3楼

  齐鲁网讯 据山东卫视《调查》报道,快过年了,学生们终于结束了一学期紧张的学习,高兴地迎来一年当中最期待的寒假。可是在山东齐河的一所中学的一名14岁少年却因多处骨折躺在病床上。原来是同一个班的两个男生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发生了冲突,导致其中一个孩子从三楼坠下。事情的到底是怎样发生的呢?

  1月14日,齐河县焦斌镇中学两名初三男生因为洗饭盒发生了争执,导致其中一名同学从三楼坠下。根据记者的调查了解,受伤的同学现已转院到济南军区总医院进行治疗。

  受伤的同学叫文鑫,他回忆当天的情况是这样的:事发当天,轮到文鑫跟同学李杰抬饭,就是等同学都吃饱后,他俩要把东西再送回伙房。送东西的时候,李杰让文鑫刷缸子,因为李杰的口气很不好,再加上东西太多,文鑫拿不了,拒绝了李杰的要求。就为这个,两个孩子打了起来。当时围观的同学很多,然而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。

  打架大约持续了有十几分钟,文鑫只是一味的忍让,没有还手。用文鑫的话说,由于李杰是值班班长,平时不仅学习好、人缘也好,如果他还手的话很可能会招致更多的人上前殴打。于是,文鑫被打的神智不清,只记得李杰把他踹了出来,以后的事情就不记得了。

  文鑫被打蒙了,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里。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样从三楼的走廊窗户跌落下来的。出事后,学校的老师拨打了120急救电话,他随即被送到了齐河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,由于他伤情较重县医院无法马上手术,文鑫的家属当即决定把他转到济南军区总医院救治。

  由于文鑫的伤情严重,需要先付十万元的押金,用来进行手术和后期的康复治疗。不管坠楼的原因如何,这件事毕竟发生在校园里,校方难辞责任,校长送去了38000元的医疗费,并表示会继续筹款,校长和老师们也看望了文鑫。可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,打人的一方李洁和家人在给了15000元之后,就再也联系不上了。

  文鑫的父母平时都靠在工地打工为生,收入不高,他们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孩子,为了筹钱,亲戚朋友们都借遍了。

  文鑫现在的伤势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期,但要想恢复到和从前一样还需要休养半年的时间,半年后看他的恢复情况再进行第二次手术。

  如今未成年人的校园暴力案件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,让我们不能不对校园的安全而担忧。同学间按说都是上课学习的同伴,能有什么深仇大恨让彼此之间拳脚相加呢?这样的事情不仅发在中学,大学也是如此。前不久发生在山东艺术设计学院的女生宿舍暴力事件,也是让人触目惊心。四个女生围着同宿舍的一个女生打了近四个小时,期间还不断拍照、辱骂。事后这个被欺负的女生变得少言寡语、非常自闭。在校园暴力事件中,学校、学生和家长都有难以推卸的责任。

  再回到齐河少年坠楼事件中,当时文鑫被同班的同学殴打,他究竟是怎么从三楼掉下来的?学校里当时的情形又是怎样的?

  记者通过跟李文鑫及其父亲还有医生的短暂交流之后,得知李文鑫目前的状况还是比较稳定的,痊愈的希望也比较大。但是对于两个孩子为什么会因为一个饭盒而起了争执,又是怎么导致李文鑫从楼上摔下来的,都还不是很清楚。李文鑫自己对于当时的情况也已经记不清了。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还要去到齐河县焦斌中学,案发现场去了解一下。

  文鑫所在的学校正在进行这个学期的最后一场期末考试,面对记者的镜头许多同学都跑开了。记者随即来到文鑫所在的班级初三四班了解情况。有人说没看到,有人说看到,甚至说是文鑫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。

  从事发的三楼窗户望下去,这将近十米的高度让人想想都后怕。有些称自己当时在场同学说:文鑫是自己跑出教室跳下去的,对于这种说法文鑫的家人并不接受,一个正常的孩子怎么会选择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呢?

  任何形式的欺凌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,因为欺凌不但对受伤者造成伤害外,而且对欺凌者和旁观者同样造成了伤害。欺凌者由于长期欺负别人,内心得到极大满足,以自我中心,对同学缺少同情心,而旁观者会因为帮不到受害者而感到内疚、不安,甚至惶恐。受欺凌的学生通常在身体上和心灵上都会受到双重的创伤,并且容易留下长期难以平复的心理阴影。同时,这样的校园欺凌事件也会影响到学校的整体纪律和风气。所以,学校有责任正视事件,并加以制止,预防此类事件的发生。而学生和家长更要在平时的生活中多沟通,具体到文鑫和李杰的事件,他们究竟有怎样的矛盾才会引发肢体冲突呢?这背后的原因似乎并不是口角争执那么简单。

  就同学和老师对文鑫和李杰的了解,文鑫性格内向,但是学习用功刻苦,虽然朋友不多,但是都会积极的参加学校里的活动。李杰则是外向活泼,不仅年年考第一名,楼层选择忌讳有7上8下人缘还很好。而造成两个人性格差异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家境的悬殊。每个月的零花钱,李杰能有一百多,而文鑫只有十元钱。

  即使两人性格不同也不至于因为一点小事就打起来,在老师眼里李杰不仅成绩好还是班干部,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,打架闹事这种事儿和他从来不沾边,那么他俩之前会不会有什么矛盾呢?

  文鑫因为从小性格随和很少和同学发生冲突,即使有打架的情况也基本都是他被欺负忍气吞声的状态。

  记者来到文鑫的学校,试图还原当时的情形,但是始终找不到一个目睹全过程的目击者。校方表示打人的学生违反了校规,会受到相关的处罚,但也希望他和他的父母能尽快地出面解决问题。目前治疗文鑫的伤势是当务之急,当地的教育部门也在积极地筹款。针对整个事件当地警方已经展开了调查,那么调查的结果如何?打人者李杰现在到底在哪里呢?

  记者来到齐河县开发区派出所,齐河县开发区派出所黄所长表示,据调查了解,基本确定文鑫被李杰打后,自己跑出教室从楼上跳下来的,文鑫的家属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索要赔偿。

  现在的文鑫依然躺在病床上,说起这个给他带来巨大伤痛的教室他依然很想念,因为他惦记着自己的学业,想考上一所好高中,改变命运、不再自卑。面对被欺负的孩子,有很多伤是我们看得见的,但那些看不见的伤我们又将如何医治呢?我们常说希望孩子们德、智、体全面发展,而我们的教育是不是还停留在考察一个人的成绩分数上,从而忽略了育人最最根本的道德。为人父母也不只是嘱咐孩子吃饱穿暖,别打架,好好学习那么简单。可不可以和孩子多聊一聊,孩子有任何的变化能不能及时地察觉,从而杜绝这样的悲剧发生,少年坠楼,拷问了我们每一个人。